展覽

“覺?無界”蠱師攝影展

“覺?無界”蠱師攝影展

蠱師用他極富沖擊力的鏡頭,記錄下不少中國地下搖滾場景

了解更多 →

王梓 2011個展 ?拋物線?

王梓 2011個展 ?拋物線?

《拋物線》
策展人:健崔
-----------------
“You’re waiting for a train, a train that will take you far away.”
—-Inception
“你在等待一班列車,列車會帶你去遠方。”
—-《盜夢空間》
似乎沒有什么人仔細地看過王梓的攝影作品,身邊的朋友,親人,我們,等等。因為就連攝影師本人也不愿稱它們為作品,也許對于一個只是單純地習慣性地使用照相機記錄生活的人來說,它們都僅僅是生命的碎片。
王梓從小開始玩弄吉他和相機這兩樣東西,作為搖滾樂手的他曾經在多次的采訪中泄露過有關他成長經歷的秘密。在一個典型的中國家庭中成長,如果選擇了自己世界,那么你將成為這個世界的主人。在組建自己的搖滾樂隊的經歷中,王梓的世界開始變得模糊了,他在人們盼望的目光中逐漸偏離,從原本應當轟轟烈烈的英雄軌跡的直線,扭曲成為今日的這條無法定義形狀的線。無論搖滾樂還是攝影藝術,它們本是同樣的事物。
在檢索王梓的攝影作品時,你很難為藝術家本人尋找什么所謂的創作理由或者視覺經驗。那些如同Annie Leibovitz記錄Rolling Stone式的巡演內幕,或者Juergen Teller眼中的Nirvana一樣,搖滾樂總是啟迪攝影師無限的思考,也總是在攝影師最開始創作的歲月中充當了領路人的角色,而這一次,攝影師是搖滾明星變成了同一個人。搖滾樂巡演與搖滾樂手朋友為王梓提供了大量的創作素材,在他的眼中,2009年曾經一同在美國進行巡演的后海大鯊魚樂隊成為了最佳的創作對象。走出音樂世界,王梓手中的相機更多的實在記錄一種真實的情緒,沒有依據或是考量,也許只是像他說的那樣”好玩兒”就對了。很多時候你都會在王梓的作品中仿佛看到了Wolfgang Tillmans,或者那些同他們一樣將攝影創作融入生活的”拍照愛好者”的情緒,這種情緒消化了攝影的內容,顯露出來的全是語言無法凝聚的本質。
王梓說:”十年前的東西現在看著非常好,很大一部分原因來自于時代的穿梭感。”就像一條拋物線,從十年之前的某個瞬間滑到了現在,”它”活的很好,沒人在意,也終將被遺忘。他在等待一班列車,列車會帶他去往哪里?
【王梓 2011個展 ?拋物線?】
滿瑞齋攜手《TimeOut北京》、愚公移山、Underground Kids及School聯合推出攝影師王梓作品展覽?拋物線?。
出生于1987年的王梓是北京獨立音樂界的活躍分子,歷年來曾擔任Gala樂隊吉他手,地下嬰兒樂隊鼓手以及賭鬼樂隊吉他手兼主唱,現為Dancers樂隊吉他手兼主唱;王梓同時也是攝影藝術的狂熱分子,他偏好使用傳統膠片相機去捕捉生命中的點滴情緒;
此次展覽由青年文化觀察者健崔擔任策展人。
延續滿瑞齋的傳統,在1月23日的展覽開幕派對上我們將邀請優秀樂隊嘉賓現場演出。
王梓在豆瓣:http://www.douban.com/people/1263438/
【滿瑞齋 MARYY INN】
堅持藝術與搖滾音樂信仰的非盈利平臺,由尤洋等在2008年春季創立。滿瑞齋的字面意為:滿是珍品的清雅之地。這個中庸、儒雅的中文意象卻有一個頗具魅惑的英文名稱——MARY INN,創建滿瑞齋的幾名搖滾男青年偏偏就是用MARY這個最通俗的洋妞名字, 加一個令人浮想聯翩的詞——INN,力求在東方式的中庸、儒雅中,加入一份性感和嫵媚。這也是中國搖滾樂的剪影——西方的事物、中國的味道。滿瑞齋MARY INN憑借自身在音樂與當代藝術交流中的資源整合優勢,秉承藝術與音樂所共有的人文精神。MARY INN滿瑞齋嘗試去證實:好的藝術和搖滾樂,都是出自對生命的關懷和熱愛。在最北京的啤酒催化之下,滿瑞齋破繭成蝶并攜手活躍在藝術、搖滾演出和大型文化活動的熱心人士呈現一次次精彩活動。
歷屆活動
第一回 2008.9.7-2008.7.27 Mao live house
第二回 2009.6.7-2009.7.20 愚公移山 live house
第三回 2009.1.3-2009.3.1愚公移山 live house
maryinn 豆瓣?? www.douban.com/group/maryinn/
maryinn blog?? blog.sina.com.cn/maryinn
Maryinn 微博? t.sina.com.cn/maryinn
www.maryinn.cn.vc??? 聯系 [email protected]

了解更多 →

高原攝影作品展

高原攝影作品展

“從前,攝影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有我所有的青春記憶,而現在,這是一份工作。現在當我翻開那一張張老照片,會再次眼眶濕潤。每一次現場都是不可復制的永恒,重要的是,我在現場。那是我一輩子的精神財富。”——高原
六七十年代,歐美搖滾圈有一位非常出名的女搖滾攝影師Linda Eastman(琳達?伊斯曼),她是最早為Jim Morrison和Steve Winwood拍照的攝影師之一,1967年,劃時代專輯《佩珀中士的孤獨之心俱樂部樂隊》的新聞發布會上,琳達以滾石樂隊的照片作為代表作,打動了甲殼蟲樂隊的經紀人,得到了給甲殼蟲拍照的機會。
在中國搖滾圈,高原就是如同Linda Eastman一樣的女攝影師。十多年來,高原幾乎拍遍了中國音樂圈所有的歌手和樂隊,還有那些令人激動的演出現場。
這一次的作品展,高原精心挑選出20幅演出現場作品,看到那些凝固的瞬間,也許你會有和她同樣的感慨,“青春終于還是逝去了,但是——青春不老,理想不老。”

了解更多 →

“中國受到威脅的水資源” by Sean Gallagher [11月22日–12月12日]

“中國受到威脅的水資源”  by Sean Gallagher [11月22日–12月12日]

濕地以江河,湖泊,沼澤,紅樹林,河口及沖積平原等形式分布于世界各大洲。他們具有儲存洪水,保護海岸線,改善水質,補充地下水蓄水層的功能。
中國的濕地覆蓋約65萬公頃,居亞洲第一,占世界濕地總面積的10%。但許多人并不知道這些濕地正在面臨迅速消失的危機。
由于近幾十年來中國經濟的快速增長,加上氣候變化,中國的大片濕地已經消失。從1990年至2000年,中國30%的天然濕地消失,自1950年以來,50%的沿海濕地消失,長江源的濕地面積也在過去40年縮小了30%。
這些變化對依靠這些水源生活的數百萬人民產生了嚴重的影響。
2010年,攝影兼攝像師肖恩·加拉格爾因報告濕地消失對中國這個世界人口最多的國家的威脅,被普利策危機報告中心第二次授予獎章。

了解更多 →

任航攝影展

任航攝影展

前言(王超):
有人把任航看做是未來具有潛力的藝術家,也有人認為他在做著類色情的行為藝術表演,這個頗有些異類色彩的孩子,在嶄露頭角的同時,受到的推崇與詆毀也是相互的。有爭議的藝術家是件好事,至少他有著不平庸的思維,至少他不茍同于現時的條條框框。
他帶給你震驚,帶給你視覺的刺激,而你能在作品里看到什么?是兩只紅色乳暈的乳房,一條干癟的陽具?是瘋狂搖擺的姿態里推翻世界的荒謬?還是空洞恐懼眼睛背后燃燒的熱情?
可是任航的影像真的是情色嗎?表現情色的寓意,你看到了性的暗以及生的困境了嗎?在任航的作品里,畫面呈現出的是荒誕冷酷的,沒有世俗所界定的“美”,但他作品所定義的美就在與此。對于細節的拍攝,細膩到幾乎有些病態的程度,生猛直逼入內心的陰暗,吼叫著尖銳地撕裂的姿態。作品從腦細胞中脫離出來后,就成為一個獨立的個體,投映到不同受眾頭腦里所呈現的映像也不同,那么,誤讀就此產生了。
我以為,他拍情色,毋寧說是在反情色,為的是反抗,為的是冒犯,是對抗平庸和限定,為的是活生生地撕開遮蔽。他拍性,不如說是把性當做武器,男男女女,生的周遭,人的病態融合在一起,這里面沒有色情的誘惑力,只是還原了生物的本性。
那么,對于他的攝影,那不是給你下半身感官刺激的,而是用來思考的。

了解更多 →

滿瑞齋第三回!《一時英雄》

滿瑞齋第三回!《一時英雄》

———-在本雅明逝世七十周年之際
關于沃霍那句名言“每個人都可以成為十五分鐘的明星。”你是怎樣理解的?
是指越來越多的人可以通過個人奮斗或者投機取巧,而獲得短暫而具體的名聲或利益嗎?是體現在充斥在電視中 “超女快男”這樣的大眾選秀類節目嗎?是說在WEB2.0時代,即使你是芙蓉姐姐也可以成為眾所稱道的名媛嗎?或許,這些所謂的“社會流行”都附帶著人們浮躁、急迫且虛華的情緒。
911事件中的消防員是英雄,深入中東地區的維和部隊是英雄,SARS蔓延時搶救患者的醫生護士是英雄,終于掙到了第一的國安隊員們是英雄,長江大學的幾位拯救落水兒童而盲目丟失性命的大學生是英雄。。。。。
這些英雄站在一線,冒著生命危險拯救著他人的性命,另一方面不管他們是否想成為這樣的英雄,是否真正看重所謂“英雄”的稱號,他們的社會職責決定了他們必然要在這樣的場合出現在這樣的位置。小到我們每個人,又何嘗不是呢?我們都有著自己扮演英雄角色的那時刻。此次展覽主題為《一時英雄》,希望探討人們對此的看法。《一時英雄》是一個攝影展,同時也是一個向德國現代卓有影響的思想家、哲學家和馬克思主義文學批評家瓦爾特·本雅明致敬的展覽,2010年是這位偉大的知識分子去世70周年。本雅明是第一位為“攝影”撰寫歷史的人,其撰寫的《攝影小史》成于1931年,在這篇重要的文章中,作者論述攝影從誕生到作者那個時代的攝影史。從歷史唯物主義的角度來看,作者的觀點是十分具有建設意義的。所謂“靈光(aura)”,大約是指傳統美學和藝術,攝影和電影出現后,由于大量復制技術的應用和攝影技術的提升,創造藝術的時間大大縮短,復制的手段大大提升,所以傳統意義的藝術“靈光”也便逐漸消失了。攝影是否為藝術,作者還是給予了肯定的態度。更為重要的是他為“攝影”的討論提供一個美學框架:技術與藝術的辯證關系,已成為日后討論“攝影”這一媒介無法忽視的范疇。
本次活動我們邀請了諸多意見領袖參與,他們雖非職業藝術家,但均為活躍在文化產業相關領域的精英青年和跨界名人,他們用自己獨特并犀利的視角,以攝影的形式呈現出對此次展覽主題的考量。正如我們一貫堅持的那樣,“滿瑞齋”希望在這個已經過于多元化的藝術生態中發出些不同的聲音……
本次展覽中全部作品單價售價不超過RMB400元。
開幕時間:2010年1月3日星期日 7pm
展覽日期:2010年1月3日至2010年3月1日
愚公移山 Live House,北京市東城區張自忠路3-2號段祺瑞執政府舊址西院
開幕樂隊:Rustic,Snapline, Golden Driver, Maryinn, Over The Water
Debut show of Over The Water水上樂隊 首演!
?
活動策劃:尤洋
展覽策劃:孫冬冬
參展:編號223,阿慶,高遠,健崔,李貴明,羅浩,楊大為,詹盼,張弛等 (按拼音順序排列)
合作:兵馬司唱片,ARRTCO,NoArt, 1626, 0086, 藝術眼,愚公移山,新浪搖滾,吉他中國,搖滾帝國等
?about
編號223,創意人,創作類型涉及攝影、平面設計、短片拍攝、Tee Design、平臺玩具、平面/網絡雜志、獨立出版物、文學等。
阿慶,活躍在北京各藝術區的著名“攝影快槍手”。
高遠,現任現代傳播集團北京攝影總監兼《生活》月刊攝影師,目前創作方向致力于影像語言的開拓和探索。
建崔,藝術組合S.A.G.成員,樂評人,媒體集團創意總監,作為媒體藝術的嘗試者,他的藝術創作方式包括繪畫、裝置、攝影、音樂、文字及生活方式。
李貴明,職業攝影師出身的他成立攝影工作室記錄中國當代藝術家的生存狀態,拍攝大量了藝術家工作室圖片及影像資料,并為多家媒體撰寫當代藝術文章和藝術家的訪談,以自己的方式建立中國當代藝術的文獻檔案。
羅浩,2006年赴倫敦時裝學院學習時尚造型和攝影,師從早期特約攝影師 Mark Lebon。 ?Chinese Designer’s Region成員, moshiSTUDIO及MOD創始人之一。
楊大為,多家時尚雜志御用攝影師,曾參加眾多海內外藝術展覽。
詹盼,嘎調樂隊主唱,插畫師,攝影師。
張弛,男裝設計師,高級定制服裝CHI ZHANG創意總監。
????? ???????
滿瑞齋 MARYY INN
堅持藝術與搖滾音樂信仰的非盈利平臺,由尤洋在2008年春季創立。滿瑞齋的字面意為:滿是珍品的清雅之地。這個中庸、儒雅的中文意象卻有一個頗具魅惑的英文名稱——MARY INN,創建滿瑞齋的三名搖滾男青年偏偏就是用MARY這個最通俗的洋妞名字, 加一個令人浮想聯翩的詞——INN,力求在東方式的中庸、儒雅中,加入一份性感和嫵媚。這也是中國搖滾樂的剪影——西方的事物、中國的味道。滿瑞齋MARY INN憑借自身在音樂與當代藝術交流中的資源整合優勢,秉承藝術與音樂所共有的人文精神。
媒體造勢的今天,搖滾樂逐漸形成產業,卻始終沒有成為主流文化中的一支。搖滾在今天的市場環境下仍然不能與高端文化平行。大多數人依舊不會把“搖滾樂”和“藝術”聯系在一起。很少有人去思考:藝術的真正意義在哪里?搖滾的真正意義又在哪里??
MARY INN滿瑞齋嘗試去證實:好的藝術和搖滾樂,都是出自對生命的關懷和熱愛。于是在最北京的啤酒催化之下,滿瑞齋破繭成蝶并攜手活躍在藝術、搖滾演出和大型文化活動的熱心人士為北京呈現一次次精彩活動
歷屆活動
第一回 2008.9.7-2008.7.27 Mao live house
第二回 2009.6.7-2009.7.20 愚公移山 live house
maryinn 小組 http://www.douban.com/group/maryinn/
maryinn blog http://blog.sina.com.cn/maryinn
Maryinn 微博 http://t.sina.com.cn/maryinn
www.maryinn.cn.vc
聯系 [email protected]

了解更多 →

路娜個人攝影展覽

路娜個人攝影展覽

這是一個遲到的展覽,攝影師路娜已經無法看到這一切的發生。對于自己的攝影,路娜有著足夠的自信,但對于做一場展覽,她始終充滿敬畏感,總是說:“我的作品還不夠好。”可是如同她喜愛的萊昂納德?科恩所唱的那樣:每一件事物都有小裂紋,光明才因此能夠照進來。從稚氣到大氣,一個自學成才的獨立攝影師,就是在對自己的否定和創新中成長起來的。

了解更多 →

七夕情缘电子